大西瓜网

桃子落地 西瓜泡水 火龙果开裂 宁海象山暴雨伤农

      编辑:西瓜       来源:大西瓜网
 

胡陈乡西翁村,桃园桃子散落一地。记者 王冬晓 摄

  7月2日晚上至4日凌晨,受海上倒槽发展影响,宁波南部地区出现强降雨。为此,象山、宁海、奉化三地的气象部门相继更新、发布暴雨黄色预警。

  截至4日8时,全市过程面平均雨量达到46毫米,宁海、象山雨量集中,其中面雨量最大的是象山113毫米,次大是宁海95毫米。入梅以来全市雨量达到243毫米,其中宁海302毫米最大,慈溪182毫米最小。

  据市气象台消息,今天上午开始,我市雨势明显减弱,今天夜里到明天,我市出现阴到多云的天气。

  随着今年第4号台风“木恩”的逐渐西移,台风带来的降雨影响将逐渐减弱,从市气象台目前的预报看,整体雨势要等到今天上午才会有明显减弱。

  像之前雨势比较凶的象山,预计今天上午仍有大到暴雨,个别地区甚至有大暴雨,要等到今天中午起雨势才会有所减弱。

胡陈乡胡陈村,河堤被冲毁。实习生岑婷婷摄

  记者直击

  “天像漏了个洞,雨像从洗脸盆里倒出来,哗哗哗地下个不停……”

  60多岁的老夏,讲起7月3日凌晨宁海胡陈乡的那场大暴雨,他一边用手比划,一边在脑海里搜刮着合适的词,句子像连珠炮“突突”从嘴里蹦出来。老夏说,像这样的大暴雨,十多年没遇着。

  因梅雨和台风倒槽带来强降雨,不少大棚种植户、养殖户受到了较大影响。昨日,记者兵分两路实地走访了降水量较大的宁海胡陈乡和象山县泗洲头镇,了解当地受灾情况。

象山泗洲头镇大理村部分受淹的农田。记者 郑凯侠 摄

  宁海胡陈乡两小时雨量一百多毫米

  水泵24小时不停抽水400多亩果园仍有一半泡水里

  碰到老夏,是早上九点半去往宁海胡陈乡的路上。

  山道旁的洼地被水淹了,400多亩橘子树有一半泡在水里。记者摸着小路下到果园里时,老夏正清理杂草枯木。

  “(3日)夜里一点多,雨下得很大,咚咚咚,瓦片都能打碎。”老夏赶紧跑出去看,不到半小时,水就没过膝盖,早上六点多,只能看到树顶。

  “被水泡过的橘子,水喝得太多,‘撑’坏了,过个三四天,就会掉下来烂掉。”老夏说,这片果园是橘子、桃树和洋芋套种,“去年卖了一百五六十万元,今年能卖到一百万就不错。”

  记者去胡陈乡看了沙地下村、西翁村和胡陈村,最大感受是,暴雨对农作物的打击很大。

  “昨天,这儿一片汪洋,人根本没办法下去,我们用水泵抽了一天一夜,水退了六七十厘米,今天还有一半泡在水里。”沙地下村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3日凌晨,宁海胡陈乡两小时雨量达一百多毫米。

  西翁村桃园紧挨村道,村道旁边是一道两米高河堤。昨天上午记者经过时,村道上七零八落散落着桃子,河堤草丛和水渠里也“藏”着一堆堆烂桃子。

  “发大水,水太急,把桃子冲到果园旁边的河堤上,水退了,桃子就烂在那里。”西翁村党支部书记林善标告诉记者,3日夜里接到信息,他赶紧通知村里党员,挨家挨户巡查汛情,因为村里大多是留守老人,林善标和几名党员连夜把屋子进水的老人转移到安全地方。

  “像这样的大水,十多年没遇到过,屋子进水损失不大,影响最大的是农作物。”林善标说,西翁村主要收入来源是桃子、西瓜这些农作物。“桃子、西瓜马上上市了,西瓜被水淹卖不出去,雨水大,桃子甜度受影响,如果一直下雨,桃树容易生病虫害,到时候更麻烦。”

宁海胡陈乡,桃园大水渐退。记者 王冬晓 摄

  部分村民家中进水村干部夜里进村看汛情

  对胡陈乡来说,汛情影响最大的是胡陈村。

  因为当天夜里水势湍急,胡陈乡中心小学伸缩门被冲倒了,学校旁边的村道铁护栏也变形了,部分河道被冲垮。

  60多岁的葛会矿和老伴、孙女睡在二楼,夜里一点多到一楼查看,客厅水已没过膝盖。“储物间的门,怎么推都推不开,一推开,土豆、油壶、纸板箱全飘出来了。”葛会矿说,他打开堂屋大门,院子里一片汪洋。

  “我们家地势算高的,比别人家要高出五六十厘米,水也漫到了院子里。”村民鲍大姐说,当天夜里三点多接到通知赶紧出来查看,两个人花了好大力气把院子里的空调外机垫起来。

  汛情到来,胡东村干部全部行动起来,当天夜里趟着齐腰深的水挨家挨户看汛情。

  “没遇到过这么大的水,我们心里也很慌啊,这个时候,村干部在,我们也有了主心骨,等水退去,我们该打扫打扫,该消毒消毒,已经整理差不多了。”葛会矿说。

  记者昨天走访胡陈乡三个村庄,汛情对村民的生活影响基本消失,挖掘机等大型机械和工人已在修复冲毁的路段。

  “我们要赶紧把路修一修,把河堤填一填,接下来台风又要来了,要做好准备。”胡陈乡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两天县里干部们驻村指导,大家忙得顾不上休息。

  记者返程时,已是下午四五点钟,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村道两边叫卖桃子的村民,撑着伞坚持着生计,他们热情介绍桃子如何好吃,真诚邀你品尝,如果能做成一笔生意,他们咧着嘴笑得很甜很甜,就像这胡陈乡的水蜜桃一样甜。

7月4日,被积水泡了十几个小时的象山泗洲头镇大理村火龙果大棚。记者 郑凯侠 摄

  象山泗洲头镇种植户守在田里不敢离开

  受强降雨影响部分成熟的火龙果开裂

  从7月2日晚开始,象山县泗洲头镇大理村出现强降雨,之后两天,雨水时大时小,几乎没有停歇。

  “7月2日晚上开始下雨,一直到第二天都没有停过,我连夜开始排水,但雨实在是太大了,排水速度跟不上,我12亩的火龙果大棚全都积水,昨天才排完,火龙果树足足泡了十几个小时。”果蔬种植户鲍军展告诉记者,现在正是火龙果成熟期,果树经过积水长时间浸泡,不仅会影响果实质量和数量,还会造成果树根部腐烂死亡。

  记者在大棚里看到,因为雨水的缘故,部分成熟的火龙果已经开裂,白色的火龙果花也蔫了。“原本这时正是采摘的好日子,现在都没有游客来了,不知道这雨还要下多久。”鲍军展望着大棚一脸惆怅。

  记者是上午9时到11时之间见到鲍军展的,在这两个小时,瓢泼大雨时不时喷洒而下。每次雨水滂沱时,鲍军展就会冒着大雨跑到泵房,查看排水情况。虽然经过两天排水,大棚里的积水已经退去,但鲍军展丝毫不敢松懈,这几天一直守候在基地里,随时应对突如其来的强降水。

  “你看,现在外河道河水暴涨,水位已明显高于大棚位置,加上潮水涨落的影响,排水非常困难,我只能一直在这里看守着,万一河水倒灌那损失就更大了。”鲍军展说。

种植户开足马力排水。记者 郑凯侠 摄

  塘里海水盐度降低脱壳生长的蟹苗损失不小

  强降水对于农业的影响是可见的,但是对于海塘养殖户来说,只能干着急。大理村的王如建承包了110亩海塘,养殖了梭子蟹、蛏子、南美对虾等。

  “雨实在太大了,这下损失大了,不知道这次要损失多少螃蟹,哎!”从7月2日开始,王如建的眉头就一直紧锁,沉着的脸就跟当下的天空一样。

  王如建有80亩是海水养殖,6月1日放了27斤蟹苗,此时正是蟹苗脱壳生长的重要阶段。“雨水一多,塘里的海水盐度就降低了,同时水质变化加快,蟹苗受环境变化影响产生应激反应,免疫力下降,就极易导致病害发生流行,从而导致大量蟹苗死亡。”但是由于蟹苗生活在水底,王如建无从知晓现在蟹苗的生长情况,但是从他投喂鱼料的数量来估计,这次损失并不小。“原来我投喂150斤的鱼料2小时就吃完了,昨天我投喂150斤鱼料,但今天还有剩余,这说明塘里的蟹苗少了很多。”为了减缓雨水造成的水质变化速度,王如建想了一个办法,用网兜在塘里搅拌,让雨水与海水更快混合均匀,但这个方法对连续不断的降水来说,不知能起到多大作用。

  这次的强降雨,也让象山秋红果蔬专业合作社的30余户甜瓜种植户受到影响。合作社负责人项秋国告诉记者,所有农户都购买了保险,目前合作社也正在与保险公司联系,希望将农户损失降到最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