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网

治愈夏天的西瓜

      编辑:西瓜       来源:大西瓜网
 

◎蔡敏乐

全家人坐在院子里乘着凉,啃着西瓜,聊着天,笑着闹着。那些香浮笑语的画面想起就怅惘,如今不再有,当时只道是寻常

烈日炎炎,慵懒是常态,根本不想跑出去见识外面的世界。日常作息是早晚趁着有凉风,去楼下跑步打球;然后整个白天都躲在家里,开着空调,看着电视剧,吃冰镇西瓜。

“天然碧玉团,破来肌体莹。嚼处齿牙寒,清敌炎威退。”宠爱西瓜时,连心爱的手机也只能暂时扔在一边,因为要左手扶瓜,右手拿勺挖着吃,两手实在忙不过来。

没有西瓜的夏天是不完整的,不能吃西瓜的夏天如身陷炼狱一般。

翻老树的旧画,看到两幅西瓜画。白纸上几块西瓜,薄皮红瓤,无需任何背景映衬,就够引人生涎。

第一幅画下配诗:“忙得晕头转向,坐下喝杯清茶,看看漂亮同事,啃了两块西瓜。”想想那画面,实在普通平常,因为在同事面前吃西瓜,要顾及姿态,实在不能尽兴。

还是第二幅诗好:天气真热,提刀宰一西瓜。吃个淋漓痛快,胜过总是看花。太喜欢“宰西瓜”的说法了,用那股狂野劲吃西瓜,不惧“半岭花衫粘唾碧,一痕丹血搯肤红”,才能到达淋漓痛快的境界吧。

记得儿时,家里若买了西瓜,要放在大盆里用冰凉的井水拔着。拔上一下午,待到傍晚,暮色渐起,暑气未退之时,西瓜刚好凉透,味甘如蜜冷如冰,特别好吃。

哥哥吃西瓜一贯是狼吞虎咽式,猛啃,汁水淌了满手,沾了半张脸。我笑他像《西游记》里偷吃西瓜的猪八戒,姐姐笑话他不光是吃西瓜,还在用西瓜汁洗脸。哥哥不以为然地说:“你们懂什么?西瓜这么吃才过瘾。”说完就盯着姐姐没动的那块西瓜过眼瘾。谁让她吃得太“优雅”了,大家两块都吃完了,她一块还没吃完。

哥哥吃西瓜懒得吐籽,偶尔也吐,为了逗弄围观的鸡狗,瞄准它们头上吐。惹得妈妈嫌弃地说他,人在哪儿哪儿就鸡飞狗跳的。全家人坐在院子里乘着凉,啃着西瓜,聊着天,笑着闹着。那些香浮笑语的画面想起就怅惘,如今不再有,当时只道是寻常。

有部治愈系日剧,名叫《西瓜》,豆瓣评分9.3,好多人到了暑假就要去刷一遍,仪式感十足。不细说剧中有趣的人物与哲理的感悟,但凭诱人的片头:碧树成荫、溪水淙淙、木桥雅致,被网绳拴在桥边,泡在溪水里的大西瓜半隐半现……给人清凉、舒适之感,自然百看不厌。

其实,日本影视作品里常有西瓜出现,特别是宫崎骏的动画电影,切西瓜的画面美得动人心魄,似乎隔着屏幕都能听到咔嚓咔嚓的裂开声,闻到冰凉甜蜜的香气。北野武的电影《菊次郎的夏天》,西瓜成了老混混菊次郎口不对心的打脸铁证,一边说不应该偷瓜农的血汗、嫌没冰冻、有籽,一边狂吃个不停。还有是枝裕和的《步履不停》,阿部宽饰演的废物男领着二婚的妻子和继子回妈妈家,手就拎了个西瓜。

我曾笑话人物的小气和不懂事,以为是他年过四十还人情晦涩的佐证。后来听说,在日本,西瓜属于很昂贵的水果。我代换一下,是不是我对车厘子的感受呢?幸好我生活的这片土地上,西瓜不是奢侈品,可以让我这个穷人也能享受身临仙境的幸福感。

年轻那会儿,喜欢浪漫,嫌直接用西瓜招待朋友有些草莽气,就耍小心思使其华丽变身,做果汁冷饮或西瓜酸奶冰沙。如今倒是不愿费时间变花样了,喜欢直接又简单的生活。买回的西瓜直接一切两半,放冰箱里冰镇着,想吃就挖着吃。上餐桌也不另外占盘子,直接把瓜底削平,使其稳稳坐在桌上,用勺子挖成一块块的。西瓜盅盛西瓜块,正是原汁原味。没了红瓤的西瓜皮也是宝贝,可以做凉菜、煲汤,还可以做面膜。

西瓜的外表看似独立顽强,却有着丰富甜美的内心。总之让人爱不释手,吃到肚子里心才踏实。

SourcePh"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