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网

三伏天的池塘、西瓜和冰棒,是酷暑中的最美儿时记忆

      编辑:西瓜       来源:大西瓜网
 

文|潘新日

没有比三伏天更热的天气了。我们坐在树下,使劲地摇着蒲扇,试图把燥热从身边赶走。

燕林奶闭着眼,有一下没一下地摇一下扇子。实际上,她是睡着了的。人老了,就活成了人精,她睡得好好的,只要有一点动静,她就会立刻睁开眼睛瞪着你。

我们惦记着她身后的鸭梨和青苹果,便轻手轻脚地往树下蹭,还没有直起腰,她的手里就掂起了拐棍,吓得我们撒开腿就开溜。

燕林是最精明的一个,他在我们奔跑的声音掩盖下,会迅速爬上树,以最快的速度摘下几个枝丫上的果子,往兜里一揣,便“呼呼”地从树上滑下来,然后,大摇大摆地从奶奶身边走出来。

我们每人手里拿一个果子,在衣服上简单地蹭了蹭,便放进嘴里嚼开了。立马,一股酸酸甜甜的果汁在舌尖上蔓延开来,为这个伏天增添了甜度。

这个时候,我们都会夸燕林机智,燕林也会翘着大拇指向我们炫耀自己的果敢,但我们心里知道,燕林奶其实是知道燕林在树上的,只是她故意不再追究,留一点机会给我们这群嘴馋的孩子们,她就是不愿让我们一窝蜂地都爬上果树,糟蹋了还没成熟的果子。

当然,这仅限于苹果和香梨,对于那成串的葡萄,她看得实在太严了,根本没有机会下手。稻子打苞的时候,成串的葡萄,又黑又红的,一嘟噜一嘟噜的头朝下倒立着,谁走到那里,都想伸出手摘几粒尝尝,可是,不等葡萄成熟,任何人都不会得手。

蝉鸣,是三伏天放出的眼线,一条条细细的线,试图把火一样的空气切开。我们对着葡萄咽着口水,大有一口就把葡萄架吞下去的感觉。往往这个时候,我们还是识趣地走开,下到池塘里消除这些“邪恶”的欲望。

三伏天,池塘是我们的消暑的圣地。农村的孩子,个个都练就了游泳的本领,扎猛子、蛙泳、仰泳、踩水,无一不精。池塘里的淤泥太深,我们的脚踩上去,便会冒出一串串的气泡。不过,我们谁也不会在意,都把这些气泡当做一种乐趣。

下了水,里面就是我们的乐园。我们摸河蚌、摸田螺、踩王八、打水仗,一疯起来,就会忘记时间,有时候,看见大人们拿着长的竹竿气冲冲地向池塘边跑过来,我们一个个逃也似的,从池塘里爬上岸,衣服也顾不上穿,抓起衣服,一窝蜂地散开了。

可想而知,回去是躲不过一场揍的。第二天再见面,我们身上被打的棱子还没有消,一个个阴着脸,一点也不开心。可是,等到了中午,我们依然会不自觉地跑到池塘里漂着……

大人们也会跑到池塘里洗澡,这时候,是我们最放心的时候,往往此时,大人们是默许我们跟他们一块洗澡的,只是不允许我们往水深的地方游,我们自然不会越雷池半步,就在大人周围游。还好,有大人在,根本不用担心回家挨打的事,玩起来自然起劲。

村子里没有电,一旦热得受不了,大人们就把吊在井里冰着的西瓜或甜瓜拉上来切开吃,既解渴又消暑。自家种的,吃起来格外的甜。

偶尔,我们也会在大人们午睡的时候偷偷溜出去偷瓜吃。村子里的瓜地,基本上都是挨着的,西瓜地里,谁家的西瓜长得大,谁家就遭殃了,我们肯定会毫不手软地拿下,三口五口地啃几下,便扔了。

这样的事干多了,肯定会东窗事发,虽然乡里乡亲的,吃几个瓜算不上大事,可一旦不小心碰到了瓜种,就惹麻烦了。燕林就碰到了两次,被他爹打得直叫唤,也把我们吓得不轻,毕竟,那是瓜种,来年还是要用的。

天最热的时候,燕林在城里的老表会推着自行车来村子里卖冰棒。那个带着大厚瓶底眼镜的小老头,只要往村口一吆喝,村子里人们便都会围过来,有的手里攥着钱,有的用碗或葫芦瓢端着鸡蛋换冰棒。乡下人不使奸,燕林家的亲戚,家家都会照顾生意,况且,天这么热,买根冰棒降降温,也是夏天特有的一种乐趣。

三伏天,当城里人都躲在空调或电扇下面乘凉的时候,大人们会领着我们下到地里除草,也会下到秧田里擂秧。在乡下,除了躲过中午最热的时光,其余的时间,还是属于庄稼的。

我经常会听到上了年纪的人感叹说,天热、天冷都不好过,可没有大热天、大冷天,哪会有一茬又一茬的庄稼?时常,我们会在夏天说喜欢冬天,在冬天说喜欢夏天,实际上,一年四个季节,除了春秋两个季节,夏天和冬天都是不好过的,尤其是三伏天。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