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网

我们不是拥有了大海还想要蓝天,我们只是想保住自己的西瓜和井盖

      编辑:西瓜       来源:大西瓜网
 

1.

饺子不是吃的。

饺子是八零后导演,这几天,他导演了动画片《哪吒》火了。

一部影视作品出来,热议不断是好事,仁智各见,启迪人们的思想,娱乐人们的神经。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都会有不同的感受。

其实,所有的人,无论是今人还是古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每天面临的只有一个问题:

进与退、得与失、荣与辱。

大报评论《哪吒》的文章里有这样一句话:

人最怕的就是不知足。已经拥有了大海,还想着上天。自己这辈子仕途到头,就寄希望于儿子,利用职务影响非法谋取各种资源,帮助儿子往天庭发展。

这是在评论电影里的龙王,在世俗世界里,龙就是天,掌管宇宙,龙的儿子是皇帝,掌管人间。不似在《西游记》《封神演义》这些作品里,龙王是霸主,掌管自己的一方,他们还有上级——玉帝。

所以,评论里又说:龙王这类人,手握重权,身处要职,却政治野心不小,和申公豹等私欲膨胀的仙官结成小圈子,成天琢磨些不阳光的事情。这种才是真正的魔性,不怕一百个哪吒大闹街巷,就怕一个龙王兴风作浪。

与哪吒、龙王、申公豹相比,很多人究其一生,既得不到大海,更不会想着上蓝天,普通人想的是能够保护好自己的西瓜和井盖不被人偷,一旦被人偷,能够有地方讲理去。

2.

西瓜是吃的,而且还是要冰镇后吃。

但这两天,西瓜被炒熟了。

瓜田李下,本来就是容易引起街谈巷议的话题。

按理说,口渴了,路边有瓜,瓜主人在的时候买一个或者要一个吃,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毕竟现在的人都不是孔子的弟子:君子不饮盗泉之水。

西瓜主人庞先生抓住偷瓜的女人,是开三轮车去的。

庞先生在拦三轮车的时候,偷瓜的人摔破了,

偷瓜的女人报了警,派出所的人来了,让庞先生赔偷瓜的人300块钱。

估计偷瓜的女人和派出所的人,都是胖翻译的思维:老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要钱,吃你几个烂西瓜还把人给摔坏了?!

赔钱!

理直气壮。

这和大街上扶老太太被法院判赔钱的性质是一样的。

西瓜的事还没完,河南又出现了抢井盖不立案事件。

要致富,上公路,车上不管掉下什么东西来,都可以扛回家去。如是,接下来就会有人故意破路、扎轮胎,制造机会让车上的东西掉下来。

这样的事情不立案,严重一点说:派出所就有些怂恿的意思了。

昨天@留几手 又说了,大意是,河南人费了很大努力挽回来的好名声,这下子又完了。

3.

西瓜和井盖都和派出所有关,两件事情的热炒,把吃瓜群众的注意力从打人的那个派出所的老婆身上转移开去了。

派出所警察是法律执行的最神经末梢,接触的是最底层的老百姓,老百姓不想要大海,更不想上蓝天,他们就是在遇到纠纷、受到委屈的时候,第一时间反映给派出所警察。

在他们眼里,派出所就是法律、公正、国家尊严的象征,哪想到遇到的是这样的货。

葫芦僧判葫芦案,然后有上级机关来纠偏。

本来就不多的行政资源就这样被浪费了。

家有贤妻男人不遭横事,在很多时候这句话非常有道理。

警察娶一个好老婆,教育出一个好老婆,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4.

其实,不怕警察老婆打人,这里还有一个杀人的呢。

江苏金坛有一个孝廉叫王伯弢,去赶考的时候,路过德州地界,看见几个警察和几个快递公司的在吵架。

就走上前去问他们怎么回事。

这几个人抢着说,放马贼把快递公司运输的上供的银子给抢跑了。

追吧,我们几个肯定会被放马贼给打死,不追,受连累的罪过,也得被杀头。

几个大男人仰天大哭,眼泪刷刷的往下流,让人看了心里难受。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呀。

眼看着放马贼跑的渐渐远去。

5.

这时,有夫妻二人骑马从另一个道路上过来了。

那几个警察眼尖,就喊,哎呀,保定的神探(名捕)来了,这下我们不用担心了。

大家一齐上前,问名捕从何而来。

保定的警察说,我们去山东泰山烧香去了。

警察病了,病的很厉害,趴在马背上。

估计去烧香也是因为警察病了,祈祷泰山石敢当,让他身体赶紧好起来。

警察的老婆是一个小个子妇人,脸上蒙着黑色纱巾,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警察就问,那帮坏人有几个?

这帮人说,五个。

警察说,我病了,让我老婆去就行了。

老婆拧古拧古,说,我不耐烦去(我懒得管这事)。

警察笑着骂她:这么懒呀你,遇到正事你不管,就知道在炕上忙乎是不?

一句话说的警察老婆脸通红,就下了马,把婴儿交给丈夫,收拾收拾衣服袖口,拿了一把刀,上马就要走。

警察说,把我的箭带上。

老婆说:不用,我有弹。

话未说完,骑马就走。

这帮人在后面就跟着追去了。

6.

很快,就追上拿五个放马贼了。

老婆声音嘹亮,先礼后兵。

说:我是保定名捕谁谁的老婆,为了这些公款,特来索取,那么赶紧放下,别用我放弹。

贼说:你丈夫也就一般般,你一个女的更无所谓。

说着,五支箭就向她射来。

老婆用弹弓把来箭一一拨开,急发一弹,杀死一人。

那四个人一看,拔出刀来就向老婆砍来,

老婆也拔出刀来,非常轻松的以一敌四,又砍死一个。

剩下的三个有些害怕了,站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继续打下去。

老婆说:你们赶紧把银子放下,抬着这两个死人走吧,都死了有意思吗?

妇人之心,终是慈悲为怀。

那三个人一听,赶紧下马,把银子放在地上,抬着两具尸首走了。

7.

这是西汉年间的张潮辑录的短篇小说集《虞初新志》里的故事,原作者姓姚,名字失落了,可能叫姚伯祥。

张潮编完这个故事,说:警察抓贼,不足为奇,可警察的老婆都这么厉害,实在是让人敬佩呀!

所以,我平时遇到警察和警察的老婆,都非常敬佩。

其实,警察的嫂子也不能惹。

你看西门庆的下场,不就是太不把小叔子武松放在眼里了吗?

武松也是警察。

这也是警察的老婆。

让人敬佩的老婆,不是那个扇人嘴巴牵连出丈夫的败家的娘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