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网

彭城路上买西瓜,百货大楼乘个凉,这样的徐州,你还记得吗?

      编辑:西瓜       来源:大西瓜网
 

小帅拍了拍阿呆的头:“醒醒,别睡死了。”

阿呆抬起沾了口水的脸,说:“哥,你发什么疯?大白天的,不睡等着被捉吗?”

小帅叹气,心想母亲真是目光如炬,弟弟阿呆果然“人如其名”。

小帅说:“你看这大太阳,再晒下去,咱就成干煸蟋蟀了,该挪挪窝啦!”

“去哪?”

“到庭院里凉快的地儿啊!”

是夜,蟋蟀兄弟小帅和阿呆四仰八叉地躺在户部山某大院的萋萋草丛里,望着斑驳的青砖墙,飞起的屋檐以及那片朦胧的月色,心满意足之间,禁不住放声吟唱……

2019年7月7日,农历六月初五,太阳到达黄经105度。北半球的中国进入了夏天的第五个节气——小暑。“暑”是指热,没有别的,就是热。

这是一年中最热的时段,流传了几千年的民谚说:小暑大暑,上蒸下煮。祖先们的意思是:小暑是炎热的开始,大暑到达一年中炎热的顶点。但实际上,小暑的日子并不比大暑更清凉。从中国近50年的气候资料来看,中国大多数省份的极端最高气温都出现在小暑期间。

动物总是比人类更为敏感一些,因为它们和自然的依存是如此紧密,“温风至,蟋蟀居宇,鹰始鸷”。小暑时节,空气中即使有风,也是风里裹挟着热浪;蟋蟀们已经不堪其苦,纷纷找个阴凉的地方躲着去;老鹰则深知愈高愈寒的道理,它们选择搏击长空,变得更加凶猛。

对于“说走咱就走,风风火火闯九州”的梁山好汉、水浒英雄们来说,如此热的天,比打个方腊还要难以承受:“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字字句句,满是焦灼。人似汤煮,尚有扇摇,心如汤煮,百般煎熬。

正如“愁断肠”“笑尿了”等等修饰手法一语成谶,说“热死了”的那个人,也可能真的从此离开了我们。高温会使人得病,民间称之为“中暑”。所以,你又有什么权利不正视这种威胁呢?

避暑,成了中国人永恒的追求。

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徐州,能买得起电风扇的,是这城里的先锋人家。我们院最早买得起电风扇的是张大爷。那是一台徐州人都认识的月仙牌台式电风扇,4813工厂生产,张大爷通过关系,弄了票,才买了回来。他家七旬老娘第一次享受电器带来的夏日凉风,开到最高档,风大的喘不上来气儿。老太太禁不住感叹:唉,这东西,比儿子强!儿子也不能一直给我扇风啊!

老太太不厚道。

1980年夏天的徐州百货大楼,已经是徐州人避暑的好去处了。阴凉,头顶呼呼的吊扇,飘着花露水香气的日化柜台。在这样的地方上班,真好~

1978年,彭城路果品商店水果热卖中。这么大个儿的西瓜,家里没几条汉子,还真是吃不完。

徐州的夏天,80年代的解放桥,黄昏从桥边走过,空气里透着暑意。

夏天是公共澡堂的淡季,来自沧浪池的烟,也飘得有点慵懒。

洒水车来帮忙了,给这天蒸地煮的城市泼一泼冷水。小孩儿是最喜欢这个的,水雾弥漫过来,那个凉快呦。

乡村的渡口热闹起来,但是等船的人却并不慌张,树下乘个凉,远比赶路舒服得多。

老天桥的石板被晒得滚烫,脚踩在上面,恍惚有种商纣王炮烙之刑的即视感。为生活奔波的人可顾不上这些,该干啥就得去干啥啊!

据说,没有一只羊能活着走出夏天的徐州。

吃伏羊,是徐州人的伏天传统。这传统并非凭空而来,早在春秋时,就有“六月六接姑娘,新麦饼羊肉汤”的民谣。

入伏前一周,徐州大大小小的饭店羊肉馆纷纷严阵以待,到了头伏第一天,下午四点钟,羊肉馆门前就开始摆桌排号了,生意好的馆子,不等个三小时,是上不齐菜的。

食客们也会拿出足够的耐心,花生毛豆拍黄瓜先对付着,硬菜上来也不掉胃口,男人的上衣通常无法久留,吃着吃着就要光脊梁。身材好的这时候就合算了,倒三角公狗腰还自带八块腹肌,不用看,余光就能瞟见妹子们的视线,透过氤氲的热气,直剌剌地投射过来。这个以热攻热的传统,谁能想到,竟还奔出个新天地了呢。

在24节气中,小暑的着墨不多,无论是跟之前的夏至比,还是跟它之后的大暑比,小暑都自认小弟。最重要的是再过几天,就要入伏了。中国人对伏天的观感是随心境而变的,有的人热到绝望:“日轮当午凝不去,万国如在洪炉中。”有人则发现了伏天的情趣:“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

三伏天,你最好的选择,是潜伏。这是一个酸梅汤和苦瓜用以修身的时节,更是一个韬光养晦的时节,因为天热身燥,思想才需要更加辽远。心中有野马,何处不草原?

《无线徐州 二十四节气系列微信》回顾:

立夏 | 身份证3203开头的徐州人,请收好这份夏日回忆……小满 | 从前的徐州人竟是这样度过的……芒种 | 那些年,徐州麦收的独家往事……夏至 | 几十年前的徐州:天再热,也阻挡不了人们生活的脚步……编辑/许波 责编/刘青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个小花行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